中国文化人物网天下收藏

  • 国际视野 · 权威再现 · 增强文化自觉和自信
  • 热门关键词:
    创新
    吴震启
    和平
    大唐西市
    守住民族文化的根
    当前位置:主页 > 天下收藏 >

    收藏华夏珍品 弘扬灿烂文化 ——记中国文物学会收藏鉴定委员会副会长、中国文物学会理事李新华

    2015-08-05 15:49
    来源:中国文化人物
    语音阅读


    李新华给自己定位是“一个收藏家”,而不是“古玩商”。别看只是一个称谓的不同,其中的含义可是大不相同。因为,作为一个收藏家的李新华,只为收藏、研讨、展示、弘扬民族文化而忙着,珍惜时间的他无暇顾及去经营这些收藏中的艺术珍品
    (中新社发  王保胜 摄)



    李新华(左三)与收藏家们进行交流
    (中新社发  王保胜 摄)



    李新华提出:我们要特别重视收藏我们祖先为之骄傲的文物艺术品、文化瑰宝。
    什么是老祖宗引以为傲的艺术瑰宝?就是反应当时最先进技术的精湛的文物艺术品。我们要和同时代的西方各国文明媲美,我们不能输给人家。精湛古老的文物艺术瑰宝才是中华儿女文明传承的骄傲
    (中新社发  王保胜 摄)



    李新华认为,在我们民间收藏品里面,有没有珍品瑰宝,这是理念性问题,如果是在我们收藏理念里面不可能存在珍品瑰宝,那么我们就有可能把反映民族优秀文化、古代灿烂的文明载体从此泯灭在民间
    (中新社发  王保胜 摄)



    淘古玩,李新华凭的是眼力,眼力是知识的直接反映,知识要靠平时积累,还要寻师学艺,要向老一辈文博专家学习,国家级文物鉴定专家孙学海,文博学者型专家雷从云,实战考古专家马希贵等都是李新华的良师益友
    (中新社发  王保胜 摄)



    中国是一个具有五千年历史的文明古国,有着灿烂的华夏文化和传统美德。悠久的文化即是一个民族的精神和灵魂,也是可以改变一个民族命运的动力。将华夏文化艺术与公益慈善事业有机结合,其目的在于为蒸蒸日上的文化艺术品市场与我国的慈善事业架起一座沟通的桥梁,实现美与善的完美结合。
    ——记中国文物学会收藏鉴定委员会副会长、中国文物学会理事、著名收藏家李新华
    (中新社发  王保胜 摄)



     

    民间收藏彰显华夏精彩
           2010年11月,清乾隆时期的一个花瓶在伦敦拍卖出5160万英镑(约合人民币5亿多元)的天价,这刷新了中国艺术品拍卖价格的最高纪录。而这个花瓶正来自民间的一所住户。
           改革开放造就了一大批时代精英,他们是各行各业的成功者,他们必然会用自己学识和积累的资金,投入文化消费,享受中华文化艺术魅力的熏陶。李新华就是这批人中的佼佼者。
           “这块重达7600克的“鸡油黄”田黄石薄意雕刻山子摆件,在寿山田黄石收藏的历史上都是少有的,非常罕见。”

           在收藏界而言“一克田黄十克金”。7600克啊,那得是多少黄金?又价值多少钱啊!
           正如那位网上朋友说的:无论多少黄金,多少钱托起都不是一个重量级的田黄山子摆件,而是中华上下五千年历史造就的熣灿文化。
           李新华给自己定位是“一个收藏家”,而不是“古玩商”。别看只是一个头衔的不同,其中的含义可是大不相同。因为,作为一个收藏家的李新华,只为收藏,研讨,展示,弘扬民族文化而忙着,珍惜时间的他无睱顾及去经营这些收藏中的艺术珍品。
           李新华祖居上海。曾在上海多个行业担任基础管理工作多年,积累了丰富的管理经验。1987年,李新华远渡重洋来到澳洲。在那里,他仅仅经过八个月的短暂时间,就打通了语言关,出任了一家国际知名企业的总经理,一干就是十余年。
           在国外生活的时候,只要稍有空闲的时间,他就逛街当地的二手店,也就是我们所说的旧货市场。
           一次逛二手店时,刚一进门,他就被一件物品深深的吸引住了:货柜显眼的位置上摆放着一件色彩斑斓的盘子,盘子上绘制着栩栩如生的五个麒麟。
           他马上走向前,仔细的端详这件宝贝:这是一件标有“大明宣德年制”的青花五彩盘,盘子上绘制的麒麟图案表示这是皇家之物。因为麒麟是皇家的象征。
            “大明宣德的皇家御用物品怎么会跑到澳洲来了?”李新华端起盘子琢磨着。再一问店员,这个五彩盘才10块澳币。二话没说,当时他就掏出钱来把这个盘子买了下来。
           “这是我在澳洲收藏的第一个古玩。”李新华告诉记者那是1998年,当时他已经在澳洲生活了十多年,那天回家,李新华顾不得其他事情,迫不及待的 打开电脑。上网一查资料,他发现明代宣德年间的东西很少,特别是青花五彩就更少,只发现两个碗。再一看自己手里刚买回来的这么大的盘子,那几乎可算是绝品。
           “不得了,一定是国家的古董流落出去了。”李新华的脑子里登时就跳出了这样的想法,但他还不太确定自己的初步判断。经过几次仔细查看研究后,他发现这个精美的青花五彩盘实际上是清代的仿品。因为在这个盘子上“德”字心上有一横,明朝的上面没有一横。 “说实话,这个青花五彩盘虽然是一件仿品,但它仍然代表了那个时期的青花五彩的技艺水平。从这点来说,这个仿制的青花五彩盘还是有收藏价值的。从那以后我开始了文物古玩的研究。但在国外毕竟条件有限,我能收藏的多是一些新的东西,前前后后我买了一屋子的新货,花了十几万块钱。因为景德镇到澳洲展出的时候有各种各样的瓷器,都是新的瓷器。也就是说,我收藏瓷器是从新的开始,新的感觉是什么,手摸,眼看;工艺,胎质,釉面,纹饰,绘功,都给我留下深刻影响。”

    投入收藏几千万全力保护民族瑰宝
           2004年,李新华带着大笔资金和公司的几百万美元的长期订单回国,准备投资建立一个健身服装类的生产企业。但三个月市场考察下来,认为国内此类服装产品生产的环境尚不成熟,让他打消了投资企业的想法。正当李新华打算放弃国内投资,返回澳洲时,一张珍贵的紫檀木床的出现,留住了他的脚步,并从此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李新华准备回澳洲了,走之前,他去向朋友告别。朋友却对他说:“哎呀,你要走了,真遗憾。”朋友问他喜欢什么东西,想送他一些临别礼物表表心意。当得知李新华喜欢古玩时,朋友想起“老家的朋友有一张床,是一张紫檀床,有大宝座,还有太师椅,是祖先留下来的,一直没移动过。”
           “你去问问看,他愿不愿意卖?”李新华一听就来了精神,马上让朋友帮忙问问。

           一星期后,好消息传来了:那位老先生急需用钱,得知李新华是个古董爱好者,很痛快的就同意将祖传的紫檀木床转卖给他。
            “当时的50万花的很值。”李新华说,紫檀月洞床很珍贵,他这张床是从民间得来的,是第一手。据他介绍,北京故宫有一张黄花梨月洞床的床,也是从民间收来的。这张紫檀月洞床自从老先生的祖先制作这张床后,一直放在山村老宅里就没动过,所以保存的相当好。
           整张床的上部全部可以用手把它拆卸,也可以用手把它装上。
    这样的制作工艺让李新华很奇怪也很迷惑。

            “你对中国传统文物接触越多,你对中国传统的精湛技术越了解,你也越发钦佩那些制作如此精美文物的能工巧匠。这些工匠真是聪明、厉害。”
           从这以后,他一发不可收拾,本来准备投资建企业的钱,全让他转投到文物古董艺术品领域了。
           这张床成了李新华收藏事业上的第一个重器,从那天起,他身上那埋藏已久的民族责任感一下子被激发出来,升腾起来,让他义无反顾地投身到盛世的文化收藏事业上,他不能让这样的民族瑰宝贬值,流失,被践踏。
           此后,李新华收藏的古文化艺术精品越来越多。
           要通过宣传,让有识之士先保护起来。
           买了紫檀木月洞床之后,李新华得到消息说有一套宋淳化阁贴,这是宋代淳化年间的中国第一部的书法丛贴。当时,上海博物馆花了400万美金,从美国买了三本。但是李新华得到消息,这套宋代淳化阁贴祖刻本尚存七本。
            “上午一得消息,下午我就赶了过去”,李新华花了近20万把它买了下来。这套宋淳化阁贴里面主要是宋代以前的历代帝王、大臣及晋代书圣王義之、王献之等的墨宝遗痕。“这是真正的祖刻本啊!最接近作者的原作墨迹,珍贵无比,看着它我曾流下了激动的泪花”,李新华如此形容自己获宝以后的心情。
           第三件重器是瓷器。
           李新华当时一个朋友家里有两件瓷器,得知李新华喜欢收藏古玩,就找到他问是不是有兴趣收藏。李新华于是斥资将两件瓷器买了下来。
           两件瓷器中,其中一件是元青花萧何月下追韩信,是类似南京博物馆镇馆的一件重器。一见东西李新华就爱上了,因为瓷器上的青花艳而不媚,人物神情自然贴切,器型规正秀美。
          李新华现在收藏了多少件藏品呢?
          “如果按照我的分类,重藏珍品约有二十几个系列,每个系列都在上百件。这些系列从唐宋元明清来分。”
          唐代的是他的金银器藏品,“这都是市面上淘来的”,说时,他感到很自豪。
          而宋代则是五大名窑的藏品,汝官哥定钧;元代则是青花,釉里红,青花釉里红,珐华彩,红绿彩。林林总总,非常丰富。这些珍贵的藏品都是李新华在全国各地的古玩市场上一点一点淘来的。
          淘古玩,李新华凭的是眼力,眼力是知识的直接反映,知识要靠平时积累,还要寻师学艺,要向老一辈文博专家学习, 像在文革动乱中抢救了160多万件文物免遭灭顶之灾的国家级文物鉴定专家孙学海,文博学者型专家雷从云,实战考古专家马希贵,被国家领导人称为国宝中的国宝韩伟等前辈,都是李新华的良师益友。
           什么是老祖宗引以为骄傲的艺术瑰宝?就是反映当时最先进技术的精湛的文物艺术品。精湛古老的文物艺术瑰宝才是中华儿女文明传承的骄傲。

    多渠道多载体传承文化
          搞收藏的藏家最忌讳的就是买到赝品,不但白花钱不说,让同行知道也会被人笑话。
          难道赝品真的就一文不值吗?
          每每看到电视中的鉴定栏目里,那些被现场专家鉴定为赝品的精美物件被一锤子打碎,心里顿生无限的惋惜。
          李新华也曾买过仿品,数量还不小,正是从这次买仿品的事件中,不但让他增长了辨别真伪的实践本领,更让他对仿品有了一种全新的认识:到位仿品同样有收藏价值。
          想当初,李新华在澳洲是获得的第一件藏品就是一件清仿宣德年间的青花五彩麒麟盘。那时的国内,宣德的青花五彩还没有出现,给李新华发现了以后,他感到很震撼。拿回家后他就开始研究。之后,通过市场专找有这种纹饰特征的瓷器。
          买过来以后,经过研究对比,他从中发现了这批是仿品。光从外观看,这些赝品的差异很小,不仔细对比很难发现问题。这是一批江西景德镇的高仿赝品。为了弄清他们是怎么做出来的这么逼真的赝品,李新华特意去了景德镇暗访。
           他是通过自己在那里的朋友了解景德镇到底有没有这种宣德青花五彩瓷器,没想到朋友很肯定的告诉他“有!”
          一家专门出口高仿“宣德青花五彩”瓷器到台湾,另一家则主打国内市场。其余的几家相对数量比较小。
          这么大规模投资一个仿品生产厂,多少让经商多年的李新华吃了一惊。但接下来的事情更让他对仿品有了全新的认识和感悟。因为通过暗访,李新华进一步了解到,仿品上的纹饰也好,图案花纹的寓意也罢,统统全都不是他们的原创。
           如果是工厂按原样复制精到的话,那也是很了不起的。因为它丰富了我们中国的收藏文化,若干年以后同样有一定的收藏价值。
          通过这件事,给了李新华一些启示:搞收藏千万不能头脑发热,直接后果就是他为此不明不白地交了巨额学费。
          但是从这批赝品上,李新华对仿品有了全新的看法:其实这批仿品非常的精美,本身也是一种具有收藏价值的艺术品。几百年以后,上千年以后,这也是不可多得的文物。其次,在古董、文物领域,自古以来就是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藏品从来都是伴随着真品相生相伴的。仿造者既有官家的,也有民间的。从某种程度上讲,仿品也是对真品、对中国文化的一种传承方式。正是有了大量的仿品、赝品,那些为数极少的古玩珍品才得以让世人认识,才得以传承下去。而且,这高质量的仿品在多年以后,也可以反映出在当时的技术水平与文化内涵。也会有一定的收藏价值。

    文化传播超疆域  文物遗存有国界
           作为中国来说,一旦在国外看到自己国家的东西非法流通在国外的市场,就像是自己家里的东西往外拿,有一种心痛的感觉。
           李新华认为改革开放三十年,最大的改革是土地承包。这意味着,以前一个山头是没人管的,谁的也不是。而这次的土地承包制将土地真正的落实到了个人头上。农民在自己承包的土地上种上经济作物,料理着自己的耕作土地,从而带来了大量的不明出处之器物。
           “因为各种原因,我们的文物古董,文物精品有相当大的数量流失海外。这对收藏家,对国家来说都是非常迫切的事情。所以在我国文物保护法上第一条就是先保护。怎么保护,这要有着具体的量化指标。”

           “很多东西对当代收藏来讲是不明出处的疑似宝贝。这些藏品与历史上发生的为求财而挖掘出现的不一样,大多数出现是被人们无知地抛进市场,其中也夹带了许多仿品。”
          近一段时间来,李新华受邀对海外的中国文物进行甄别。通过对国外的文物甄别让李新华感觉到,在文物流通渠道上,我们应该实行务实的政策。政策既要有所限制,也要有所松动。
          所谓有所限制的,就是我们要把代表历史各个时期的,先进科技的,拥有高超技艺的精美文物严格禁止出口;可在国内实行保密的实名制流通。
          “有所放松”,指我们要用实事求是的方针指导文博方向,对一些量多的古旧民品、普品、一般的文物应该允许宽泛的流动,允许国内外民间的合法收藏与交流,而不是压缩流动的空间。这样更有利于扩大中国文化的认知基础,帮助外国百姓培养提高中国文化元素。也会提高我们社会大众的文化修养。同时有利的缩小中西文化意识上的差距,减少不必要的意识形态上的冲突与磨擦。
          还比如,在对待挖古墓问题上,历朝历代都明令禁止,现在也不列外,他就认为我们抢救挖掘古墓很有必要的,但有时一下子挖出几百上千件的文物。还有的从沉船挖掘出几万件大同小异的瓷器,大都是普品,没有必要都让国家去负担保管。应该通过相关法定的渠道,让其流向民间收藏,使其量化成市场价值,馆藏文物也应由此量化成市场价值,进入保险体系,用现代化管理体系保藏国家文物。这样社会大众也从实体感受到我们的传统文化。国家也可以以藏养藏,更优化保管条件,使真正的文物艺术珍品得以更好保管。
           李新华表示自己的这些观点还从没有人说过,自从踏入了收藏这个领域,他有很多新的观点。
          “我站在外面的角度看中国的话,我认为中国的收藏家是伟大的,他们把自己的血汗钱,生意上辛辛苦苦赚来的钱投到一些不被认可或者尚未认可的收藏品上来,他们的精神是伟大的,不管他们动机是什么,从客观上来说,保护了这些东西。不让它流失,不让它受践踏。我认为我们的国人,民族的后人应该积极地主动去保护这些精美的、有古韵的、现在还没被认可的、不明出处的、地上散落的文化载体,如果民间对这些也不加以保护收藏,等待它的就是毁灭。我认为只要在市场上出现有文物收藏价值的,每一个公民都有责任去保护它,而不是以任何借口诋毁它,这就是文物法中核心内容“保护为主,抢救第一”。

    高端收藏要体现精稀珍绝
          2010年是圆明园罹难150周年,在纪念日当天,圆明园遗址公园在晚会上发布了一份针对圆明园流散文物的全球倡议书:倡议全球持有圆明园文物的机构或个人返还文物,全球热爱和平的人士共同抵制圆明园文物的拍卖、交易。全球学术机构共同做好圆明园文化遗产的研究、保护、传播和利用工作。
          回到中国以后,李新华看到文物艺术品市场上出现了鱼龙混杂的局面,对明显的古代艺术品的认定裏足不前,另一方面民间以此大量粗制滥作仿制品,充斥收藏市场,严重缺失有效管理法规。这极大地损害中国文化的声誉。针对这种现状,李新华改变了他投资方向:不管挣不挣钱,先把市场上带有明显古代特征的精美艺术品收藏起来再说,不能让它被贬毁了,更不能让它任意漂落。要通过展示研讨,去伪存真地宣传,再通过广大有识之士弘扬起来。在这方面不带有一种紧迫感,社会责任感去把这些东西先保护起来,是做不了一个当代真正有觉悟的收藏家。
          要做当代真正有觉悟的收藏家,李新华开始改变收藏策略和方向:要先保护,后定性。一定要收藏那些好的东西,精美的东西,能成系列的东西。说白了就是精、稀、珍、绝。
           从此,李新华开创了一种当代收藏新理念。
          有了自己的当代收藏新理念,李新华经常告诉那些同样收藏古董古玩的朋友什么样的古文化艺术珍品可收藏,什么样的旧货无收藏价值不必收藏。
          收藏的第一条就是:藏品要精美。
          “对我们的收藏界人士及收藏爱好者,我提出两条:一是我们要收藏我们的祖先为之骄傲的文化艺术品、文化瑰宝。什么是老祖宗骄傲的艺术瑰宝?就是反映当时最先进技术最为精美的古文化艺术品。我们要和同时代的西方各国技艺媲美,我们不能输给人家。
          二是要让我们的后世子孙为之自豪的藏品。像中国红,实际上就是古代的鲜红釉,鲜红釉是一个制造工艺非常复杂的藏品。古有“千窑难成一器”的说法,历代在不断地创烧,总不见发色一致,可见其难度有多高,但是在明代的成化年间,我们就发现这种高难度的中国红(鲜红釉)烧制出来。这就是让我们后代子孙就感到骄傲的典例。
           我们现代的很多高科技工业里都有烧结技术,国外总是说我们科技进步是偷他们的技术,但我们了解这些就可以告诉他们,这些技术我们从明代就成熟了,更早的在宋代就开始了,这些我们的后代就是自豪的。就用这两条鉴定标准。而一些普品是代表不了这些的。”
          而大收藏家“看老”,他们是很专业的,有这本事。所以他第一要看精美。如当代艺术大师的作品也是值得收藏和传承的。
          再者,还要根据自己的能力,你有多大能力,你就做多大的事情。
          “这就是我们这几年的收藏心得。”

    文物鉴定的标准重在实事求是
          从自己的收藏经历中,李新华得出这样一个经验:目前收藏不要过早的对藏品的真假下结论。这样做是不利于文物保护的。因为个人的知识毕竟有限。要研究到一定的时间,认识加深了,这时候再做判别比较有利。
          他举了一个自己在收藏中的例子:他曾收藏的一件瓷器,东西上的纹饰反映的是明中期的,但是落款却是明早期的。这让他感到很奇怪。随后他就让当时卖他东西的人在家里再找找,看看能不能再找出一些同一时期的东西。    随后,那人召集了七八个人一起将自己家房子的一整面墙全部推倒,将埋在地基底下的碎片一一找回,最终拼出了一块完整的瓷碑。这块瓷碑的出现,让李新华发现,原来这是明朝正德年间一位巡抚为了感谢正德皇帝对他的提拔,亲自让人做了这件瓷器,并在瓷器上刻上“永乐”的落款。而真正的制作年代是正德。由于文字资料的出现,使这件收藏品的年代得到了印证。
          如果我当时只是凭印象及表象纹饰来鉴定的话,那这件收藏品的历史就得不到印证,就被认为臆造品,这件精美的瓷器历史也许从此被埋没当大家对一个东西都有一个共识,才可以客观理性地对文物做出正确的评价和鉴定。因为一个文物鉴定,个人眼力必定有限,也会看错,也会有看走眼的时候,其实文物鉴定并没有什么神秘可言。
           李新华讲起亲眼所见外国一个拍卖行对文物鉴定的事情:当时那家拍卖行是星期三、星期四拍卖,前一晚上进行文物年代的鉴定,到了周三晚上,只见一个英国老太太坐在一个带轮子的小桌子上,拿着这些文物看,然后拿出笔来写断代,这是十五世纪的,那时十六世纪的等等。第二天,这些带着老太太随手写的断代史标签一一拍卖出去。
           “谁能想到一件价值不菲的东西,就是这么简单鉴定出来的。”这是在国外。但在国内,我们把一般藏品鉴定看得过于重了。太看重鉴定的结论,而忽略器物的文化元素。看对了如何?不对又如何?作为一件古玩,或是一个具体的器物来讲,它只是一个文化传承载体,如果太过于注意瓷器本身的商业价值,而忽略了它所传递的文化信息,文化价值,就本末倒置了。所以我们在考虑收藏时,要把这收藏切入点改一改。这对收藏价值的提升有莫大益处。

    为更好地实现文物保护义不容辞……
          面对蔓延整个世界的中国文化精品收藏热,作为中国的收藏家又是怎么想的?中国文物在将来应该采取怎么样的方式来保护呢?特别是那些流失在民间的古玩古董。
          李新华告诉记者,收藏做到他种水平上,他最想做的就是建立一个中华古典艺术品保护中心。
          从最早收藏一枚铜币到如今,二十多年下来,李新华收藏的文物价值早已难以估量。不但被业内人士和收藏家们看作是标杆性的人物,更被奉为是颇具民族自豪感和责任感的收藏大家。这一切让李新华不但在业内颇受追捧,在商界一听到他的名字也是让人肃然起敬。
          说到此,李新华向我们提起了一件往事:台湾有一个基金会和大陆方面的某部级单位搞一项文化保护方面的合作,基金会运作资金高达上百亿。这个基金会的执行董事兼总裁和大家一起吃饭。当李新华谈到自己的收藏和自己的名字时,这位手握上百亿的总裁立即起身向我敬礼并说道:“吃饭时都是别人向我敬礼,所有搞建筑的老总都向我敬礼,因为他们需要问我借钱。唯独你们收藏家不要向我的借钱,你们和收藏品都是花自己的钱去买的。不是贷款买的。而且你们的东西价值都非常高。”总裁说,他出门在外,连车带表外加全身行头不下两千万,但是却不如你们收藏家手里的一个小瓶子值钱。
          “所以我要向你敬礼,你们才是了不起的人。”闻听此言,李新华感到了一个收藏家的自豪感和责任感,更大的自豪还是为我们拥有如此灿烂的文化。
           在国家政策许可的情况下,最好搞一个民间收藏联合博物馆,每个博物馆里收藏二三十万件文物。如果国家有关政策支持,他可以做这个带头人。
           “因为个人的收藏再大也毕竟有限,只有联合全国各地的收藏家,把好东西奉献出来,把他们的名字刻上去。这是文物最好的归宿。”
           李新华感到现在自己有着很强的文物保护责任感。这对收藏家来说都是非常迫切的事情。而不鉴别真伪。如果连东西都没有,你又如何鉴别真伪,所以在我国文物保护法上第一要务就是先保护。
           “因为国家的财政毕竟有限,花钱的地方多,所以民间这股力量就不能忽视。”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民间文物保护是国家文物保护的一大实力军。所以很多专家说,他们很高兴看到民间文物保护力量的崛起。看到国家和民间两股文物保护力量,他们作为专家感到欣慰。
          “现在世界各地都有华人在收藏保护中国文物,很多艺术品机构,如美国、英国、德国、澳洲,以及东南亚都在收藏中国文物。”促使了中国文物艺术品市一路走高。
          “收藏只是手段,交流和展示才是目的。”陕西省收藏家协会副秘书长张国柱的观点正是很多民间博物馆馆主“开放”理念的集中表达,将藏品视为深藏密室、秘而不宣的传家宝早已过时,在条件具备的情况下,收藏家们敢于向社会展宝,亮宝的想法日渐强烈。
          1996年,著名收藏家马未都创建第一家民间博物馆——观复古典艺术博物馆,民办博物馆在中国首次有了合法身份,随后,又有浙江孙海芳的越国博物馆,四川樊建川的建川博物馆聚落,河南张秦森的古典艺术博物馆,可以说,中国民间博物馆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当一些收藏爱好者的藏品达到一定数量时,必然会产生建馆的想法,这也是国家文物保护发展的需要。”
          中国收藏家协会会长闫振堂表示:虽然把书画用塑料膜包裹起来存放、将住所当库房的收藏爱好者还大有人在,但利用好各种收藏品,使其发挥应有的社会效益和功能,已经成为民间收藏活动层次提升的具体体现。
          正是这些收藏家以专注、执着、灵活的征集办法,凭借长期积累的鉴赏经验,为散落在民间的文物找到了归宿;与此同时,政府部门和社会公众对文化建设的持续关注,也给了他们筹办博物馆的机遇和勇气,2002年新修订的《文物法》中放开对私人企业经营文物限制的相关条款,为自然人资本经营文物提供了法律保护,成为民间博物馆成功“孵化”的助推器。
           经历了从自发到自觉,从最初的自我热爱到与社会公众分享收藏快乐,真正到位的民间收藏家都想寻求健康的发展机制,参与有广阔发展前景的民间博物馆的文化体系建设中去,博物馆主体由各级政府的文化部门走向民间,呈现多元化趋势,这一现象在北京等大城市中尤为突出。
    分享到:
    全球著名院校查看更多
    友情链接
    天下收藏